郭尔罗斯姓

编辑:砍头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8 12:40:04
编辑 锁定
郭尔罗斯[郭尔罗斯,读音作guō ěr luó si(ㄍㄨㄛ ㄦˇ ㄌㄨㄛˊ ㄙ),满语为Gorlos Hala]。
中文名
郭尔罗斯姓
读    音
guō ěr luó si
满    语
Gorlos Hala
注    音
ㄍㄨㄛ ㄦˇ ㄌㄨㄛˊ ㄙ

郭尔罗斯姓基本介绍

编辑
郭尔罗斯[郭尔罗斯,读音作guō ěr luó si(ㄍㄨㄛ ㄦˇ ㄌㄨㄛˊ ㄙ),满语为Gorlos Hala]

郭尔罗斯姓姓氏渊源

编辑

郭尔罗斯姓第一个渊源

源于满族,出自海西女真之郭尔罗斯居地,属于以居邑名称为氏。郭尔罗斯氏,亦作郭洛罗斯,世居郭尔罗斯(今吉林松原)、沾河(今吉林松原)等地,为古代蒙古科尔沁郭尔罗斯部游牧地,遂以居地名称命氏,称郭尔罗斯部落,后以部族名称为姓氏。
今满族郭尔罗斯氏多改谐音汉字单姓为郭氏、高氏。

郭尔罗斯姓第二个渊源

源于蒙古族,出自蒙古成吉思汗铁木真之二弟合撒儿,属于以部族名称为氏。蒙古族郭尔罗斯氏为成吉思汗二弟合撒儿的后裔,世居内蒙古察哈尔(今河北张家口一带,包括河北、内蒙、山西等地部分地区)、科尔沁(今内蒙古科尔沁),世代于郭尔罗斯地区(今吉林松原)游牧,因以为部族姓氏,称郭尔罗斯部落,后以部族名称为姓氏,属于蒙古黄金家族之一,有别于蒙古察哈尔部、科尔沁部。
今蒙古族郭尔罗斯氏多取谐音汉字单姓为郭氏、高氏、何氏。

郭尔罗斯姓第三个渊源

源于蒙古族,出自陈蒙古八旗内扎萨克部,属于以氏族名称为氏。内扎萨克部为蒙古族的一个别支,有郭尔罗斯氏,以部族名称为氏,属于陈蒙古八旗姓氏。内扎萨克蒙古有二十四部、四十九旗之多。内扎萨克部郭尔罗斯氏后有改谐音汉字单姓为高氏、孟氏者。著名的蒙古民族英雄嘎达梅林就出自内扎萨克部。
今居俄罗斯乌苏里斯克地区的内扎萨克部郭尔罗斯氏,多取俄罗斯姓氏伊万诺夫纳,也是高、高超、高贵的意思。

郭尔罗斯姓历史名人

编辑

郭尔罗斯姓郭尔罗斯·敦达礼

(公元?~1643年待考),满族;满洲镇白旗人。著名清朝太宗皇太极近侍,三等轻车都尉,自殉者。郭尔罗斯·敦达里,是清初历史上很有影响的人物,与清太祖佟·努尔哈赤条臣沾河寨长常书、扬书实际上是同族。郭尔罗斯·敦达里原为牛录章京,后金崇德八年(公元1643年)清太宗爱新觉罗·皇太极驾崩,他“自愿”殉死陪葬清太宗,因而被清朝统治者尊为“忠君”的典范,受到特殊礼遇,推崇备至。其子孙也因此世受殊荣,世代显达。郭尔罗斯·敦达里还在孩提时便被选入清太祖家,专门服侍第八子皇太极,这种“幼仆”,满语叫“哈哈珠子”。清初在一些贵族之家均有这种哈哈珠子。郭尔罗斯·敦达里成年之后,清太祖以他服“侍皇子有功”,贷给他十三户奴仆等财产。
后金天命十一年(公元1626年)农历8月,清太祖鸟崩于沈阳增鸡堡,皇八子爱新觉罗·皇太级继位。郭尔罗斯·敦达里为表达他对皇太极的忠心,在继位典礼上向清太宗发誓,愿意在清太宗百年之后随葬于地下,永世服侍清太宗。
后金崇德元年(公元1636年),爱新觉罗·皇太级建国大清,清太宗去“汗”号称皇帝,分封请王王号,封长子家相为市亲王,并建造了肃亲王府。清太宗因与郭尔罗斯·敦达里感情深厚,便将池赐给肃亲王,为贴身亲僚。郭尔罗斯·敦达里在离开皇宫往肃王府之前,清太宗皇太极亲自召见郭尔罗斯·敦达里面授旨意说:“你自幼服侍于我,感情诚笃。今将你赐给肃亲王,此后你要以待我之诚辅佐肃亲王,如果见到他有过失之处时,你要即时相劝。”并赐给郭尔罗斯·敦达里牛录章京世职,掌管肃亲王府。郭尔罗斯·敦达里为人忠直敢言,加上又有皇帝的亲旨,更为理直气壮。一次,郭尔罗斯·敦达里见肃亲王爱新觉罗·豪格处事有违典制,就出面劝告。哪知爱新觉罗·豪格自恃是亲王,未把郭尔罗斯·敦达里放在眼里,依然我行我素。郭尔罗斯·敦达里无法,便进宫去见清太宗皇太极告御状。爱新觉罗·豪格听说后,一气之下竟然把郭尔罗斯·敦达里赶出肃王府。皇太极得知后,将豪格、郭尔罗斯·敦达里都召进皇宫,当着郭尔罗斯·敦达里的面把爱新觉罗·豪格申斥了一番,爱新觉罗·豪格理屈词穷,不敢申辩。清太宗又把自己穿的一件御袍脱下来赐给郭尔罗斯·敦达里,一是表彰他的忠直,再就是给爱新觉罗·豪格看,让他不要再小看郭尔罗斯·敦达里,尔后仍命他回肃王府继续管事。
后金崇德八年(公元1643年)农历8月9日,清太宗在清宁宫驾崩的消息传出,所有官民全都换上孝服,只有郭尔罗斯·敦达里没穿,反而换上朝服进宫,向诸王表示要为清太宗殉葬。诸亲王们说:“太宗生前巳将你赐给了肃亲王,你安心服务于王,可不必再殉皇上。”可是郭尔罗斯·敦达里态度十分坚定,并对诸亲王说:“我自幼受皇上恩惠.即使变为犬马也难报其万一。从前,我曾在太宗面前立过誓言,今天如果不践约岂不是虚言班主吗?”诸亲王见郭尔罗斯·敦达里如此“诚切”,遂准许了他的请求,并派悔勒章京吴达海等人护送郭尔罗斯·敦达里回家,监督郭尔罗斯·敦达里在自家的蒙古包里自经而死,然后将其遗体抬至皇宫崇政殿旁陪葬清太宗,这件事发生在清太宗殡天后的第七天。诸亲王为表彰郭尔罗斯·敦达里,赠他三等甲喇章京世职,此爵由他的子孙世袭罔替。还决定免除其家一切劳役,如果其子孙有违犯国法行为,应赦的全部赦免、不能赦免可减等,从轻处置,绝不犯死罪。这些礼遇,除了亲王、贝勒之外,其他人是无法享受到的。
清顺治十三年(公元1656年),清世祖爱新觉罗·福临为彰扬郭尔罗斯·敦达里的忠君之举,钦赐墓碑立于清太宗墓前。

郭尔罗斯姓郭尔罗斯·额思护楞

(生卒年待考),蒙古族;蒙古郭尔罗斯部人(今内蒙古科尔沁)。著名清朝云骑尉。

郭尔罗斯姓郭尔罗斯·察布达尔

(生卒年待考),蒙古族;蒙古乌兰察布人(今内蒙古乌兰察布)。著名清朝骁骑参领。

郭尔罗斯姓郭尔罗斯·俄岱

(生卒年待考),蒙古族,汉名孟俄岱;云骑尉孟

郭尔罗斯姓郭尔罗斯·费扬古

(公元?~1701年待考),蒙古族;满洲正白旗人。著名清朝初期将领,重臣。郭尔罗斯·费扬古为内大臣三等伯郭尔罗斯·鄂硕之子。状貌魁异,年十四岁时即袭三等伯爵。
清康熙十三年(公元1674年),郭尔罗斯·费扬古从安亲王岳乐率兵徇江西讨吴三桂。吴三桂部将黄乃忠纠众万余自长沙犯袁州,郭尔罗斯·费扬古与副都统沃赫、总兵赵应奎击败之,克万载。
清康熙十五年(公元1676年),郭尔罗斯·费扬古击溃夏国相於萍乡,进围长沙,累战皆捷。
清康熙十八年(公元1679年),郭尔罗斯·费扬古再次击败吴国贵於武冈。师还,擢领侍卫内大臣,列议政大臣。后噶尔丹劫掠喀尔喀,遣使谕罢兵,不从,数扰边境。
清康熙二十九年(公元1690年),康熙大帝授裕亲王福全为抚远大将军,率师讨之,命郭尔罗斯·费扬古往科尔沁徵兵,参赞军事。秋季,郭尔罗斯·费扬古击败噶尔丹於乌阑布通。
清康熙三十二年(公元1693年),归化城增戍兵,以郭尔罗斯·费扬古为安北将军驻扎。
清康熙三十三年(公元1694年),噶尔丹遣使至京,请入贡。郭尔罗斯·费扬古发兵迎护,侦其众男妇千五百有奇,留之归化城。疏闻,上察噶尔丹意叵测,阳为修好,潜遣入内地窥探,命侍郎满丕谕责其使,遣之还。农历7月,闻噶尔丹将窥图拉,诏郭尔罗斯·费扬古偕右卫将军希福率军往御。希福请益兵,上责其疑沮,令勿偕往。寻以图拉无警,虑噶尔丹将趋归化城,诏郭尔罗斯·费扬古旋师。
清康熙三十四年(公元1695年),噶尔丹至哈密,郭尔罗斯·费扬古往御,乃自图拉河西窜。寻授右卫将军,仍兼摄归化城将军事。疏言:“闻噶尔丹据巴颜乌阑,距归化城约二千里,宜集兵运粮,於来年二月进剿。”诏授郭尔罗斯·费扬古抚远大将军,以都统伊勒慎,护军统领宗室费扬固、瓦尔达,副都统硕岱,将军舒恕参赞军事。寻召入觐,授以方略。
清康熙三十五年(公元1696年)农历2月,诏亲征,三路出师,以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出东路,郭尔罗斯·费扬古出西路,振武将军孙思克、西安将军博霁自陕西出镇彝并进,上亲督诸军自独石口出中路。上与郭尔罗斯·费扬古期农历4月会师图拉。郭尔罗斯·费扬古率师自翁金口进次乌阑厄尔几,再进次察罕河朔,与孙思克师会,而上已循克鲁伦河深入。农历5月,郭尔罗斯·费扬古率师至图拉,疏言:“西路有草之地为贼所焚,我军每迂道秣马,又遇雨,粮运迟滞,师行七十余日,人马疲困,乞上缓军以待。”上进次西巴尔台,再进次额尔德尼拖洛海。噶尔丹屯克鲁伦河,闻上亲督师至,升孟纳尔山遥望,见御营,大惊,尽弃其庐帐、器械遁去。上命马思喀为平北大将军,逐噶尔丹,并密谕郭尔罗斯·费扬古要击,亲督大军蹑其后。次中拖陵,郭尔罗斯·费扬古侦知噶尔丹将走特勒尔济,遂遣前锋统领硕岱、副都统阿南达、阿迪等率兵先往挑战,且战且却,诱至昭莫多。昭莫多者,蒙古语“大林”也,在肯特岭之南、土腊河之北。郭尔罗斯·费扬古分兵三队,东则京城、西安诸军及察哈尔蒙古兵,屯山上;西则右卫、大同诸军及喀尔喀蒙古兵,沿河列阵;孙思克率绿旗兵居其中。并遵上方略,令官兵皆步战,俟敌却,乃上马冲击。噶尔丹众犹有万余人,冒死鏖斗,自未至酉,战甚力。郭尔罗斯·费扬古遥望噶尔丹后阵不动,知为妇女、驼畜所在,麾精骑袭其辎重,敌大乱,乘夜逐北三十余里,至特勒尔济口,斩级三千馀,俘数百人,获驼马、牛羊、庐帐、器械无算。噶尔丹妻阿奴喀屯素悍,能战,亦殪於阵。此战后,噶尔丹遂引数骑远窜,郭尔罗斯·费扬古令阿南达诣御营奏捷。上乃班师,令郭尔罗斯·费扬古驻守科图。寻命移驻喀尔喀郡王善巴游牧地,诇噶尔丹所往。甫至,噶尔丹潜使台吉丹济拉率千五百人入掠喀尔喀牲畜、糗粮,遣副都统祖良璧御却之,追至翁金河,丹济拉败遁。寻以马疲,请移军驻喀喇穆伦。会噶尔丹使其宰桑格垒沽英等来请纳款,上再幸塞外,驻跸东斯垓。召郭尔罗斯·费扬古至行在入对,上褒其功,奏曰:“军中机务,皆遵皇上指授,并未有所效力。况西路粮匮马乏,不能前进。及闻驾至克鲁伦,官兵无不奋发,不俟督责,力战破敌。奈臣庸劣,皇上穷追困蹙之寇,臣不能生擒以献,实臣罪也。”上曰:“噶尔丹穷蹙,朕不忍悉加诛戮,不如抚而活之。”对曰:“此天地好生之仁,非臣等所能测也。”赐御佩櫜鞬、弓矢,命还军。
清康熙三十六年(公元1697年)农历1月,阿南达自肃州奏哈密回人擒献噶尔丹子塞卜腾巴尔珠尔等,上以其疏录示郭尔罗斯·费扬古,并赐胙肉、鹿尾、关东鱼,谕曰:“时当上元令节,众蒙古及投诚厄鲁特等齐集畅春园,适阿南达疏至,众皆喜悦。尔独居边塞,不得在朕左右,故以疏示,并问尔无恙,即如与尔相见也。”农历2月,上复亲征,自榆林出塞,诏郭尔罗斯·费扬古密筹进剿。郭尔罗斯·费扬古以去岁未生擒噶尔丹,请解大将军任,上不允,令便宜调遣军马。郭尔罗斯·费扬古进次萨奇尔巴尔哈孙,丹济拉使来,言噶尔丹至阿察阿穆塔台饮药自杀,欲携其尸及其女锺齐海率三百户来归。郭尔罗斯·费扬古以闻,上乃班师,令郭尔罗斯·费扬古驻察罕诺尔以待。农历6月,丹济拉至哈密。郭尔罗斯·费扬古有疾,诏昭武将军马思喀代领其军。还京师,仍领侍卫内大臣,进一等公,仍以未生擒噶尔丹疏辞,不允,因谕曰:“昔朕欲亲征噶尔丹,众皆谏止,惟费扬古与朕意合,遂统兵西进。道路辽远,兼乏水草,乃全无顾虑,直抵昭莫多,俾奸狡积寇挫衄大败。累年统兵诸将,未有能过之者。”又曰:“屡出征,知为将甚难。费扬古 相机调遣,缓急得宜,是以济事。”
清康熙四十年(公元1701年),郭尔罗斯·费扬古从幸索约勒济,中途疾作,上驻跸一日,亲临视疾,赐御帐、蟒缎、鞍马、帑银五千,遣大臣护之还京师。不久,郭尔罗斯·费扬古病逝,赐祭葬,谥襄壮。以子辰泰袭一等侯、兼拖沙喇哈番。郭尔罗斯·费扬古朴直有远虑。昭莫多破贼,郭尔罗斯·费扬古令幕府具疏减斩馘之数,备言“师行迷道绝粮,皆臣失算,赖圣主威福,徼幸成功,非意料所及”。幕府或咎其失体,郭尔罗斯·费扬古曰:“今天子亲御六师,如见策勋,易启穷兵黩武之渐,非国家福也。”及还京师,上尝命大臣校射,郭尔罗斯·费扬古以臂痛辞。出语人云:“我尝为大将事,一矢不中,为外籓笑,损国家威重,故不敢与角耳。”

郭尔罗斯姓郭尔罗斯·那达木德

(公元1892~1931年),蒙古族,民族英雄嘎达梅林,汉名孟青山,因在兄弟中排行最小,俗称“嘎达”;内蒙古哲里木盟科尔沁草原左翼中旗人。著名近代农牧民起义领袖。
清光绪三十四年(清宣统元年,公元1908年),郭尔罗斯·那达木德在达尔罕旗旗卫队当兵服役,五年后被提升为旗卫队章京。民国五年(袁世凯洪宪元年,公元1916年),郭尔罗斯·那达木德被任命为旗卫队的扎兰(参领),在民国十四年(公元1925年)被提升为旗军务梅林(统领),从此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嘎达梅林。郭尔罗斯·那达木德后因拒绝达尔罕王福晋要把旗卫队收租的土地交给王府支配而被撤职。
民国十八年(公元1929年),郭尔罗斯·那达木德代表中、小牧主反对王爷出卖蒙古土地和反对军阀横行,率众举旗起义,同军阀和封建王公势力进行武装斗争。
1929年初,张学良诱使科左中旗札萨克达尔罕亲王那木济勒色楞同,意放垦该旗“辽北荒”、“西夹荒”等大片土地,引起该旗各阶层特别是身受其害的广大牧民的强烈不满。该旗民众召开会议,决定推选郭尔罗斯·那达木德等四人为代表,前去向常住沈阳的达尔罕王请愿停止放垦。其后,旗民又推举出六十位老者组成代表团,随同郭尔罗斯·那达木德等前往沈阳。在郭尔罗斯·那达木德等再三要求下,达尔罕王虽然接见了他们,却拒不接受旗民的要求,反而让沈阳警察局逮捕了郭尔罗斯·那达木德等四名代表,并强令其他请愿代表返回本旗。其后,郭尔罗斯·那达木德等人也被押回本旗投入监牢。同年11月13日夜,郭尔罗斯·那达木德的妻子牡丹召集二十多名亲友将他救出监牢。从此,郭尔罗斯·那达木德遂率领反对放垦的牧民群众开始了武装抗垦。在全旗人民的支持和拥护下,抗垦武装很快发展到七百多人。他们辗转活动于科左中旗和扎鲁特左、右两旗境内,到处袭击垦务局和垦务官员,阻止放垦。虽有各地蒙汉军警武装“经年兜剿”,仍“莫能御制”。郭尔罗斯·那达木德和妻子牡丹率领他们的起义军四处捣毁垦荒局,打击屯垦军,有力地制止了军阀对辽北的吞并的毁坏性开发。之后,由于抗垦烽火不断蔓延,张学良即命驻洮南的洮辽镇守使张海鹏和驻开鲁的东北骑兵第十七旅出兵围剿郭尔罗斯·那达木德。在兵力、武器均占优势的正规军追剿下,郭尔罗斯·那达木德的抗垦队伍的作战条件愈益艰苦,人员伤亡严重,武器弹药也无法补充。
民国二十年(公元1931年)4月9日,只剩下三十多人的抗垦队伍,在通辽北舍伯吐附近的红格尔敖包屯附近的新开河畔被东北军第十七旅李守信部一千余骑兵突然包围,热河省的军阀汤玉麟部也前来围剿,经过激战,抗垦队伍在郭尔罗斯·那达木德率部掩护下,仅有其妻牡丹等二十人突围由于寡不敌众,郭尔罗斯·那达木德在乘马渡河时中弹牺牲,剩余的起义军将士全部壮烈牺牲。郭尔罗斯·那达木德牺牲时年三十八岁。蒙古族的民族英雄嘎达梅林领导的抗垦起义虽然最终失败了,但他们为了保存蒙古族人民的牧场和土地而英勇斗争的不朽业绩,却在蒙古大草原上广为传诵。
词条标签:
语言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