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姓

编辑:砍头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2 23:23:30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村姓,源于蒙古族,出自大蒙古汗国孛儿只斤·贵由可汗之子忽察,属于以先祖名字汉义为氏。
中文名
村姓
读    音
cūn
注    音
ㄘㄨㄣ
渊    源
源于蒙古族

村姓基本介绍

编辑
村[村、邨,读音作cūn(ㄘㄨㄣ),突厥-蒙古语为Qoutcha]

村姓姓氏渊源

编辑
单一渊源:源于蒙古族,出自大蒙古汗国孛儿只斤·贵由可汗之子忽察,属于以先祖名字汉义为氏。在蒙古语中,“忽察”又称“唬查”,汉义为“村庄、村落”之意。在大蒙古汗国初期,第三任可汗孛儿只斤·贵由大妃(皇后)为兀立·海迷失,她生有二子:孛儿只斤·忽察和孛儿只斤·淖忽。孛儿只斤·忽察是孛儿只斤·贵由可汗的长子。孛儿只斤·贵由可汗逝世后,由大妃兀立海迷失听政监国。兀立·海迷失想像乃马真后一样,在孛儿只斤·窝阔台去世后摄国称制。她一方面利用西域商人大举经商作交易,千方百计地搜刮财物;但另一方面却缺乏乃马真氏的政治才能,而将大部分时间消磨在萨满教的巫术活动中,叶密立一带被搞得乌烟瘴气。她的两个亲生子孛儿只斤·忽察、孛儿只斤·淖忽当时还都是少年,他们既不满意母后的迷信活动和聚敛财物的做法,又不知道该如何来纠正母后的失误,因此错误地公开拉出自己的势力来与母后对抗。于是,成吉思汗孛儿只斤·铁木真一手创立的大蒙古汗国很快形成了三个政治中心。之后,各个宗王贵臣们也趁火打劫,他们“各擅自签发文书,颁降令旨……异密·镇海不知道该怎么办,谁也不听他所说的话和劝告”。在孛儿只斤·贵由可汗时期令行禁止的右丞相,以及各级行政长官们都失去了应有的权威,蒙古汗国陷入混乱的无政府状态。汗位虚悬的矛盾冲突与实力较量,是蒙古汗国初年臣民共同关心的问题,也是各派势力斗争的焦点。作为刚刚去世大汗贵由的妻子,兀立·海迷失自然希望汗位保持在窝阔台一系手中,最好由自己的亲生儿子孛儿只斤·忽察或孛儿只斤·淖忽继位。但这两个儿子年少无知,既没有足以服众的战功和能力,也没有令人看好的先天素质,甚至兀立·海迷失本人对自己这两个儿子也丧失了信心。经过与其他谋臣商议,大臣们感到只有再次拿出孛儿只斤·窝阔台的遗嘱,由阔出之子孛儿只斤·失烈门继承汗位了。于是他们派人四处活动,包括派出谋士游说怯烈·唆鲁禾帖尼王妃,怯烈·唆鲁禾帖尼王妃表面上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但私下里却加紧了自己的活动。
蒙古汗国王中有资格、有能力争夺大汗之位的还有钦察汗国的可汗、当时的长王孛儿只斤·拔都。他是长子西征的统帅,有十几万西征主力掌握在他的手中,同时他又是成吉思汗的长子孛儿只斤·术赤位下的继位人,其能力和威望也足以服众。但他年老风痹,确有脚疾,行动不便;而且刚刚建立的钦察汗国国土辽阔,国事繁忙,因此孛儿只斤·拔都本人并没有兴趣参加此次大汗之位的争夺。但作为当时的长王,他却有资格召集和主持此次选汗大会,并在新任大汗的选举中具有“一言九鼎”的地位。由于与孛儿只斤·贵由父子长期形成的积怨和矛盾,孛儿只斤·拔都自然不希望大汗之位继续保持在孛儿只斤·窝阔台一系手中;而他与孛儿只斤·蒙哥兄弟既是堂兄弟,又是姨表兄弟,他的母亲与孛儿只斤·蒙哥的母亲怯烈·唆鲁禾帖尼是亲姐妹;在西征中,他与孛儿只斤·蒙哥也保持了友谊与亲情。这些因素,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此次选汗大会的取向。真正有资格、也有能力和威望争夺大汗之位的实力派人物,就是孛儿只斤·拖雷系的长子孛儿只斤·蒙哥。从军事实力看,当时蒙古汗国军队的主体部分仍然掌握在孛儿只斤·拖雷一系手中;从人心向背看,孛儿只斤·拖雷的盖世之功及其勇于献身的精神获得了时人的高度评价和尊重;而怯烈·唆鲁禾帖尼王妃的严于律己及其对部众的严格约束,又大大增加了孛儿只斤·拖雷系的威望;从个人条件看,孛儿只斤·蒙哥从小就被孛儿只斤·窝阔台大汗抚养,本来就有较高的威望;当时孛儿只斤·蒙哥四十一岁,正是年富力强之际;南下灭金,他曾协助其父王孛儿只斤·拖雷在三峰山消灭了金国队的主力,为国家立了大功;尤其他曾亲自参加长子西征,勇冠三军,战功卓著。从他的资历、功劳、能力和威望各方面看,他都是此次蒙古汗国大汗的合适人选。一场不可避免的较量在孛儿只斤·术赤、孛儿只斤·拖雷系和孛儿只斤·窝阔台孛儿只斤·察合台四个支系之间展开了。
孛儿只斤·贵由死后不久,孛儿只斤·拔都就以长王的身份,向各地派出急使,召集诸王贵族到他的新驻地——钦察汗国东境的阿剌脱忽剌兀举行库里台(大会),想“拥立一个能干的,我们认为合适的人登临大位”。孛儿只斤·窝阔台孛儿只斤·察合台二系诸王拒绝了孛儿只斤·拔都的邀请,据说他们曾派孛儿只斤·忽察、孛儿只斤·淖忽兄弟和和林的大臣帖木儿、八剌等人到了孛儿只斤·拔都的营地,但没有等到选汗大会正式举行,孛儿只斤·忽察、孛儿只斤·脑忽等却回到了和林,只留下帖木儿、八剌等作为代表参加库里台选汗活动。与孛儿只斤·窝阔台孛儿只斤·察合台二系诸王贵族的态度相反,怯烈·唆鲁禾帖尼王妃接到孛儿只斤·拔都的邀请后对孛儿只斤·蒙哥说:“既然宗王们不听长兄的话,不到他那里去,你就带着兄弟们去探望一下他这个病人吧!”孛儿只斤·蒙哥孛儿只斤·忽必烈与诸位谋士认真研究了孛儿只斤·贵由死后的形势,决定前去参加孛儿只斤·拔都召集的选汗大会。孛儿只斤·蒙哥孛儿只斤·忽必烈孛儿只斤·旭烈兀孛儿只斤·阿里不哥、孛儿只斤·木哥等几兄弟以及孛儿只斤·拖雷系的大将兀良合台孛儿只斤·忽必烈的谋士们,率领精兵向西进发了。孛儿只斤·拔都不顾孛儿只斤·窝阔台系、孛儿只斤·察合台二系诸王的不合作态度,按原计划举行大会,商定了选择大汗的标准与条件:
一是要有丰富的人生阅历,“经历过事业中的祸福与安危,尝过人生的苦甜”;
二是“曾率师远征近讨”能征善战的英雄;
三是“在酒宴中享有盛名”。
当时多数与会者的目的还是从共同的事业出发,希望选择一位能胜任蒙古汗国最高统治者职责和任务的人。经过再三思考,全体成员一致决定:“因拔都是诸王之长,是他们当中的首领,他对国家和朝廷的政事得失最有发言权,应由他来决定,要么他自己成为汗,要么推选另一人为汗。”正式推举大汗人选时,孛儿只斤·拔都的大将忙哥撒儿首先推举了孛儿只斤·蒙哥孛儿只斤·蒙哥“辞谢”。孛儿只斤·拔都认为:“在所有的宗王之中,只有蒙哥合罕具有一个汗所必需的秉赋和才能,因为他见过世上的善恶,尝过一切事情的甘苦,不止一次率领军队到各方作战,并且才智出众;他在窝阔台合罕、其他宗王们、异密们和战士们的眼中,都受到最充分的尊重。”他“亲身负过重任,总过戎机,并在克服困难和镇压叛乱中提供了无可辩驳的证明。眼下成吉思汗的血统中只有蒙哥可汗,以他的机智和刚毅而知名,以他的贤明和英勇而著称。汗国的政事应由他盖世智谋的特长来整治,社稷和百姓的幸福应由他的英决和远识的祥瑞来保证”。到会的宗王贵族多数人也都拥护孛儿只斤·拔都的意见,大家反复劝说,一再向孛儿只斤·蒙哥“劝进”。但孛儿只斤·窝阔台孛儿只斤·察合台二系的代表八剌、帖木儿一看大势不好,马上站出来反对孛儿只斤·拔都的意见。他们提出的理由是:会议不能违背先可汗的遗言。孛儿只斤·窝阔台在世时曾留下遗嘱,认为其孙孛儿只斤·失烈门可以继承汗位。现在孛儿只斤·失烈门年富力强,正可以出任大汗。而且当时各支宗王还曾约定,只要孛儿只斤·窝阔台系还存一块肉,就不能奉其他系宗王为大汗。孛儿只斤·忽必烈站出来批驳了这一意见,他说:窝阔台大汗的遗嘱的确不能违背,但究竟是谁违背了窝阔台大汗的遗嘱呢?是乃马真后和你们自己。你们早已取消了孛儿只斤·失烈门继位的资格,而让孛儿只斤·贵由继位为大汗,今天还能归罪于谁呢?孛儿只斤·拔都孛儿只斤·忽必烈的聪明机智而`暗暗叫好,再次强调指出:“如今适宜于君临天下的是蒙哥合罕。成吉思汗家族中另外还有哪一个宗王,能够凭借正确的判断和清晰的思想掌管国家和军队?能够胜任的只有蒙哥合罕。”“大家都知道,按照札撒和蒙古人的习俗,父位是传给幼子的,因此,蒙哥合罕具备登临大位的全部先决条件”。著名将领速不台之子兀良合台论证了孛儿只斤·蒙哥应该继位的理由。东道诸王孛儿只斤·塔察儿、孛儿只斤·也松哥及孛儿只斤·脱虎兄弟也坚决支持孛儿只斤·蒙哥为汗。会议终于通过了孛儿只斤·蒙哥为大汗候选人的决定,并定于第二年在蒙古本土召开库里台,正式选举孛儿只斤·蒙哥为蒙古汗国大汗。“接着,拔都命令自己的兄弟别儿哥和不花帖木儿带着大军同蒙哥合罕一起前往成吉思汗的京都怯绿连河地区,以便在全体宗王们的参加下举行忽里勒台,让他登上宝座”。这说明,当时蒙古汗国两派势力的斗争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孛儿只斤·拔都担心孛儿只斤·贵由的子弟和近臣们万一采取极端手段,在路上截击拖雷的儿子们,于是派自己的弟弟和大将护送孛儿只斤·蒙哥兄弟回和林。
孛儿只斤·窝阔台合罕和孛儿只斤·贵由大汗一系的一部分宗王、察合台的后裔也速蒙哥和不里等人的一片反对声中,元宪宗元年(公元1251年)农历6月,蒙古诸王贵族在蒙古本土三河源头的阔帖兀阿兰之地召开库里台大会,孛儿只斤·拔都因病未能到会,委托其弟孛儿只斤·别儿哥主持会议。兀立·海迷失仍拒绝出席,孛儿只斤·失烈门等答应到会但尚未到达。参加会议的有孛儿只斤·术赤系、孛儿只斤·拖雷系诸王、东道诸王,以及一部分孛儿只斤·察合台系、孛儿只斤·窝阔台系诸王,包括孛儿只斤·窝阔台嫡子孛儿只斤·阔端之子孛儿只斤·蒙哥都、六子孛儿只斤·合丹、孛儿只斤·孙海都,以及孛儿只斤·察合台系的部分亲王。会议如期举行,孛儿只斤·别儿哥决定让孛儿只斤·蒙哥的兄弟孛儿只斤·拔绰和孛儿只斤·忽必烈坐在主席台上,让孛儿只斤·忽必烈协助他维持会场;她又让孛儿只斤·忽必烈的异母弟木哥亲王在大帐门旁守卫;让孛儿只斤·忽必烈的同母弟孛儿只斤·旭烈兀站在司膳和卫士面前,禁止任何人发表不同意见或大声喧哗;大将忙哥撒儿、兀良合台等率领卫队负责会场的保卫工作。在这样严密控制下,孛儿只斤·蒙哥顺利地被拥立为蒙古汗国大汗。孛儿只斤·窝阔台系诸王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孛儿只斤·失烈门、孛儿只斤·淖忽、孛儿只斤·忽秃黑等率众前来,企图以祝贺为名,在宴会席上发动政变。这一阴谋被蒙哥汗廷一个名叫克薛杰的人偶然发现,叛乱被孛儿只斤·蒙哥挫败。继承汗位后,如何处理这些政敌,孛儿只斤·蒙哥一时拿不定主意。他反复征求文武大臣们的意见。来自西域的谋臣牙剌瓦赤给他讲了一个亚历山大处理同类问题的故事:说马其顿王亚历山大征服各地之后,他的功臣们纷纷要求独立称王,不愿再听从他的调遣。亚历山大不知如何是好,派一个急使去向他的老师、当时的著名学者亚里士多德请教。亚里士多德一言未发,领那位使者来到花园,吩咐人们把花园里的大树挖掉,然后种上一批小树。亚历山大受到启发,处死了那些不服从调遣的将领,而将他们的儿子们安排到他们的位置上。孛儿只斤·蒙哥听后有了主意,任命孛儿只斤·忙哥撒儿为蒙古汗国断事官,负责处理此次政变事件。孛儿只斤·忙哥撒儿根据孛儿只斤·蒙哥指示及大札撒的规定,下令处死了三王的亲信七十七人,杀死了孛儿只斤·贵由的大将野里只吉父子,孛儿只斤·失烈门等三王因是近亲贵族,未被处死,但被终身监禁。孛儿只斤·忽必烈十分欣赏孛儿只斤·失烈门的才干,向孛儿只斤·蒙哥和孛儿只斤·忙哥撒儿提出要求,希望将孛儿只斤·失烈门放在自己帐下,令其戴罪立功。孛儿只斤·蒙哥同意了忽必烈的请求,但告诫他不可大意。
当时窝阔台汗国被划分为六个小王国,由其六子合丹、嫡孙海都等分别治理。其二子孛儿只斤·阔端因与孛儿只斤·蒙哥兄弟关系良好、又未参与政变阴谋,未被处罚。不久,孛儿只斤·蒙哥大汗又下令处死了察合台汗国的可汗孛儿只斤·也速蒙哥,而由孛儿只斤·合剌旭烈兀出任察合台汗国的可汗。如何处理贵由的重臣异密·镇海丞相,孛儿只斤·蒙哥、孛儿只斤·阿里不哥与孛儿只斤·忽必烈发生了尖锐分歧。孛儿只斤·蒙哥孛儿只斤·阿里不哥提出,镇海作为孛儿只斤·贵由的丞相,参与了兀立·海迷失后及其诸子的夺权阴谋,应该像野里只吉父子一样处以极刑。而孛儿只斤·忽必烈认为,综观异密·镇海一生,他还是功大于过,不应将他处死,而应留用,发挥他的才能。孛儿只斤·阿里不哥坚决反对,孛儿只斤·别儿哥也支持孛儿只斤·蒙哥的意见,孛儿只斤·忽必烈的意见最后被否定,异密·镇海最终被处死。兀立·海迷失不肯认输,迟迟不向新任的蒙古大汗低头。孛儿只斤·蒙哥便下令将她逮捕,双手缝在革囊中押到怯烈·唆鲁禾帖尼王后的斡耳朵去审讯,孛儿只斤·失烈门的夫人也一起受审。怯烈·唆鲁禾帖尼王后命令用处置贵族的不流血的办法,将她包在一个革囊中投入河中淹死了。孛儿只斤·失烈门的夫人也参与了政变阴谋,也被同样处死。著名史学家周良霄在《元代史》中说:“蒙哥即大汗位,在大蒙古国历史上是一次划时代的转折。它是大汗位从窝阔台系转入拖雷系的开始。黄金家族内部,第一次为争夺汗位而互相残杀。”
丧失了蒙古汗位继承权的孛儿只斤·忽察,在孛儿只斤·蒙哥给其圈定的小汗国里继续生息,其后裔在元朝末期多取其先祖“忽察”名字的汉义“村”为姓氏,即忽察氏,汉化称村氏,世代相传至今。

村姓迁徙分布

编辑
村氏(忽察氏)是一个源出蒙古族的比较古老的姓氏,但在今中国大陆的姓氏排行榜上未列入百家姓前两千位,在台湾省则名列第一千二百六十五位,今主要分布的河北省的石家庄市鹿泉县一带,以石邑为郡望。

村姓郡望堂号

编辑

村姓郡望

镇宁州:战国时期归属燕国,时称石邑。到隋朝时期改为鹿泉县。唐朝时期改称获鹿县,以后又改称镇宁州、西宁州。明朝时期恢复获鹿县建制,清朝、民国皆因之。1994年5月18日,经国务院批准,撤销获鹿县,设立鹿泉市。

村姓堂号

石邑堂:以望立堂,亦称镇宁堂、获鹿堂。

村姓历史名人

编辑
村志刚:(公元1963~今),河北鹿泉人。著名地方政府公务员。毕业于河北青年干部管理学院。现任鹿泉市经济贸易局纪委书记、监察室主任。
1981年参加工作,曾任工业局系统团委书记、人事教育科副科长,建筑材料工业局办公室主任、党委成员,经贸局人事政工科长兼机关工会主席,1999年起任现职。在多年的工作中,取得了一定成绩,多次评为单位、县、市优秀团干部、优秀党员、先进工作者、市级新长征突击手、市级优秀纪检干部,记三等功两次,1995~1997年连续三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多年来坚持读书学习,注意提高自身的素质,从政治上、思想上、业务上为做好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工作中狠抓制度建设、廉政建设,民主监督,做到大宗原材料购进公开招标,厂务公开;关心群众生活,做好上、下访工作,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消除隐患。他敢于碰硬,坚守原则,不拘私情,自1999年以来严肃查处案件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