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李布政彦硕冯佥宪景阳对饮

编辑:砍头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6 12:45:46
编辑 锁定
《与李布政彦硕冯佥宪景阳对饮》是明代诗人王越创作的七言古体诗。诗中抒发了作者对朋友的恋恋不舍之情和客中送客的悲愁。诗的第一、二句即写了离情别绪,但还只是一般的描写,只有“相逢无奈”四字含蓄地写出作者处境的不寻常;第三、四句在一、二句的基础上进一步展开,表明这不是一般的送别,而是客中送客。第五、六句用西北边地特有的萧条冷落的景物来衬托此刻与朋友分手时的心情,将难以言喻的痛苦通过具体的景物描写传达给读者;末两句,诗人从朋友、自己两方面说起,“离恨十分”,被送的朋友带走一半,送人的自己留下一半,可知分手对于双方来说都很痛苦——含蓄地点明作者和李、冯之间的亲密关系,对句诗人将自己所留的一半离愁付于铺天的黄叶和满地的尘土,那份浓浓的友情和无奈的心境,顿时跃然纸上,令诗意更进了一层。[1] 
作品名称
《与李布政彦硕冯佥宪景阳对饮》[2] 
外文名称
《与李布政彦硕冯佥宪景阳对酌》[3] 
创作年代
明代[4] 
作品出处
明诗别裁集[5] 
文学体裁
七古
作    者
王越[6] 

与李布政彦硕冯佥宪景阳对饮作品原文

编辑
与李布政彦硕1冯佥宪景阳2对饮
相逢无奈还伤别,尊酒休辞饮几巡。
自笑年来常送客,不知身是未归人3
马嘶落日青山暮,雁度4西风白草5新。
离恨十分留一半,三分黄叶二分尘6[7] 

与李布政彦硕冯佥宪景阳对饮注释译文

编辑

与李布政彦硕冯佥宪景阳对饮词句注释

1、李布政彦硕:布政使李彦硕。明代于各行省设总理民政,财政的承宣布政司使,为地方高级官吏。
2、冯佥宪景阳:都察院佥都御史冯景阳。佥都御史为中央专司监察的都察院中较高级的职务,地位次于都御史副都御史
3、未归人:作客他乡的游子。
4、度:飞越。
5、白草:边塞上的一种草。《汉书·西域传》颜师古注:“白草似莠而细,无芒,其千熟时正白色,牛马所嗜也。”王先谦补注谓白草“春兴新苗与诸草无异,冬枯而不萎,性至坚韧。”
6、“离恨句”:意思是在漫地黄叶的肃杀秋景与滚滚风尘的客子征途中离别,使送行人倍增伤感。苏轼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词:“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这两句的构思本此取意。[8] 

与李布政彦硕冯佥宪景阳对饮白话译文

刚相逢无可奈何又要感伤离别,且别推辞把杯中的酒饮上几樽。
年余来常送客自己也觉得好笑,殊不知自己也是离乡.背井的人。
斜阳落日,青山将晚,马儿长叫,西风送寒,大雁南归,白草翻新。
十分的别离遗憾仅仅留得一半,三分送给黄叶,二分赠与泥尘。[9] 

与李布政彦硕冯佥宪景阳对饮创作背景

编辑
此诗为明代王越在镇守西北边陲时为布政李彦硕、佥宪冯景阳设酒饯行而作。[10] 

与李布政彦硕冯佥宪景阳对饮作品鉴赏

编辑
离愁别恨,是古典诗歌中常见的描写情景,“送君南浦,伤如之何”,“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久客边塞,以客为主,送别故人,伤神之情当更难言说.离恨伤别,眷念故园正是这首诗所表达的情怀和气氛。
诗的第一句就把“逢”与“别”放在一起,写诗人乐聚恨别,无可奈何的感情。古人有“相见时难别亦难”之叹,诗人居于荒烟绝塞,关山万里,黄烟沙海,相逢更见其难。然而聚日苦短,又要离别,诗人的感情唯“伤”而已;诗人想挽留故人而不能,想随故人一同回京但王命在身也不能,诗人的难处唯“无奈”而已。开篇一句就写尽了相逢的喜悦和相别的难堪。此时此刻,诗人不知话从何说起,事从何做起,只说:喝吧,喝几巡酒吧,别推辞了,过一会,这样的聚饮也没有了。“休辞”二字,看出主客都心情悲抑,无心多饮,而王越作为主人,虽然不能不劝,其情绪亦是黯淡的。头两句诗,就语言巧妙多姿,感情抑扬起伏,平平的叙述中有几多波澜,几多曲折。
诗写到这里,伤别之情本应喷薄而出,但诗人用“自笑”二字将笔锋轻轻一提,山回路转,另有一番情景。他自笑年来年往,常常设宴送客,由于反客为主,有时竟自以为东道,尽地主之谊,殊不知自己也是早该还乡回京的客子.“年来”说明时间之久。“自笑”“不知”反其意而道之。人喜而笑、悲而哭,但有时又不得不以笑为哭,以哭为笑。岑参远赴西域,路遇故人,即感动得“双袖龙钟泪不干”,该笑而反哭了。同样,诗人这里的笑,亦非乐而笑,而是一种苦笑,无可奈何的笑,凄然的笑,勉强做作的笑,较之哭,更有一番苦况。“不知”亦非真不知,人生的痛苦莫过忘却为幸,可悲的是人们对自己的处境、苦恼难以忘却。诗人这里的“不知”只是说自己常作东,有时产生一种错觉,但错觉是霎那间的事,清醒后便会生出无限的惆伥。“自笑”不知”的后面包含了诗人多少对故园的眷念。这两句写思乡,无一字说思乡,说东道西,欲说还休,款款道来,却蕴藉深情。
五、六句把情境向前推去,写诗人与故人别后的情景。故人已消失在沉沉的暮色中,诗人仍伫立路口深深地目送,正是“青山朝别暮还见,嘶马出门思旧乡。”(李欣送陈章甫》)第六句又交待时令,“雁度“西门”白革”都是边塞风物。大雁南徙,秋风逼人,白草桔败,诗人此时大概也不无昭君“愿假飞鸿翼,弃之以退征”的愿望和“飞鸿不我顾,伫立以屏营”的伤悲。两句全是景语,又语语言情,有悠悠不尽之意。
最后两句“离恨十分留一半,三分黄叶二分尘”。“离恨”二字总括一二句的“伤别”、三四句的怀乡,还笼罩全诗的无可奈何,身不由已。前面日“无奈”日”伤”,故人别后,诗人日“恨”,看出情感的递进。“十分”的说法非常新奇,诗人的乡愁别恨如是十分,故人带走了一半,而诗人留下的一半,三分化作黄叶,二分化作尘土。秋季的塞外,黄叶萧萧,掠空飞舞;秋季的边尘,随风卷地而来,就是这五分的“离恨”也充天蔽地,让诗人眼前的景物无一不伤,无一不能引起他念旧怀乡的感情。
沈德潜说王越写诗全从“性情中流出,不须雕饰”。(《明诗别裁》)这首诗正是如此,前四首金似口语,而情真意逼;后四句略加琢磨,不掩性情。沈氏还认为这首诗应“裁上半为绝句更佳”,这话有一定的道理。从诗意上看,前四句伤别怀乡之情已达;从诗的格律看,三四句用一流水对与律体不合,却正是绝句写法,五六句对仗工整、平仄协凋,又与古体相悖,因此裁上半亦成佳什;再从用语看,诗的最后两句显然是化用了苏轼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中“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的句法,虽勉强入诗,总有以词入诗的感觉。但是如裁掉后四句,却不见了诗人送别后的惆怅失落、思乡念故一段,最后两句化抽象为具体,诗人的“离恨”触目可视,又以形象强化了诗人的感情,渲染了“离恨“伤别”的气氛,由此看来,后四句也非赘疣,它是诗人送客过程中的一个段落,也是诗人感情的扩展、深化。[11] 

与李布政彦硕冯佥宪景阳对饮作者简介

编辑
王越(1423—1475),字世昌,河南浚县人,明正统四年(1439)进士,天顺七年(1463)任大同巡抚,总管大同、延绥、甘宁军务,身经十多次战争,屡建奇功。官至兵部尚书。为政清廉,恪尽职守.光明磊落,周恤贫穷,饮誉乡里。作诗词文赋数百篇,后人辑有《王襄敏公集》。王越文武双全,一生坎坷.仍忠君爱国,始终如一,被世人称颂。《明史》有传。[12-13] 
参考资料
  • 1.    景宏业.《学子必背·诗》.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2004:310
  • 2.    王筱云,韦风娟.《中国古典文学名著分类集成5·诗歌卷(五)》.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1994:480
  • 3.    吕友仁.《中州文献总录》.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2:664
  • 4.    邓家荣.《千古律诗》.北京:华夏出版社,1997:138
  • 5.    盛晓光,赵宗乙.《中华语海——中华语言精粹宝典·第三册:诗词曲赋名句卷》.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9:2130
  • 6.    潘德衡.《宋金元明诗评选·唐诗评选·下卷》.大阪:柳原书店,1938:389
  • 7.    胡光舟,周满江.《中国历代名诗分类大典》.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0:161
  • 8.    胡光舟,周满江.《古诗类编》.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0:162
  • 9.    吕晴飞,李观鼎.《中国历代名诗今译》.北京:中国妇女出版社,1992:1257
  • 10.    《专项能力训练》编写组.《专项能力训练.语文——2015广东省小题轻松练》.拉萨:西藏人民出版社,2012:58
  • 11.    钱仲联.《元明清诗鉴赏辞典:辽·金·元·明》.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4:361-362
  • 12.    钟声扬.《朔州古诗选》.太原:三晋出版社,2009:41
  • 13.    费银普.《淇水诗源——鹤壁》.郑州: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1:45